宜蘭縣羅東鎮北成路2段27號

24小時安心專線 0932-552151 / 0933-019144

徐仁勳師兄

115fb 佛鄉line 115qr

謝振源追思相簿

謝振源追思相簿

 

 

謝振源居士生平介紹

謝振源居士往生前一年的修學及生活狀況記實 家屬恭述-

家父謝振源居士生於民國十八年三月二十日,於九十八年七月二十三日上午08:55分安詳捨報,享壽八十一歲。

小時候因養母又親生一個弟弟,所以他小時候不被疼愛,為了保護自己,故養成個性內斂、偶而會有心口各異及高深莫測的個性。

於台泥公司退休後,學種菜,後來學佛,晚上常盤腿念佛,雙盤功夫不錯,初一、十五禮佛虔誠,參加環保志工及念佛共修、助念及告別式、法會等。也期待他自己的告別式場面能熱熱鬧閙的,自認為如此修行,往生就有把握,常說:「佛在心內」。但九十七年五月初的一場小小車禍,告訴我們說車禍當時,他提不起佛號且受到驚嚇,但慈悲的父親當場安慰車禍肇事的年輕人:「不要怕,我們念佛人不會跟你索賠…」,左手肘開刀出院後住女婿榮國的湯屋,透過泡湯復建及達智師父精心調製生機飲食,成功的戒了已長達五、六十年的煙癮;達智師父每天從清晨忙到夜晚,汗流浹背不辭辛勞,終於完成了「不可能的任務」。

車禍之前,老人家把佛祖當成神明一樣恭敬,只求佛祖保佑並没有真正認識佛教是什麼,且未吃全素,也不瞭解佛陀是三界導師而我們是學生的道理,在湯屋的這一個月,在達智師父引導下,才正式開始聽悟道法師台語光碟講經,其中他印象較深,且常會轉述的是『補鼎仔的故事』(補鼎仔是諦閑老法師的一個不識字徒弟,出家前專門補破鍋破碗,出家後在鄉下一間破廟,自己一個人念佛,念累了就休息,休息好了再念,三年後功夫成就,預知時至,往生後還站三天。)

既然老人家對補鼎仔印象最深刻,我們順勢提醒老人家:「何不以補鼎仔為模範,老實念佛,但要加上聽經;因為現代人煩惱較多,老法師教人每天聽經四小時,否則煩惱易起現行。您就隨自己體力安排生活作息,每天睡到自然醒,想念佛就念,想聽經就聽,想休息就休息,不要有任何壓力,修行之路才能走得長遠,否則易退失道心。」但老人家對自己没信心,常說:「補鼎仔無家累,內心無牽無掛,而我跟他不一樣。」老人家內心一直希望能度化親人學佛,我們鼓勵他:「如果您臨終瑞相如補鼎仔一樣,不但能度自己親人,我們會請記者來報導,更能廣度眾生。」

老人家回到三星農舍,環境單純,没有電視新聞、報章雜誌等。電視只能收看華藏衛視、耳朵只能聽24小時念佛機,没有外人及電話干擾;利用床前電視反覆專聽悟道法師台語「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疏鈔菁華」。用餐時在客廳大電視看「了凡四訓」、「俞淨意公遇灶神記」、「東天目山昭明寺往生紀實系列」、「趙榮芳老居士往生實況錄影」、「李慶和居士坐著念佛安詳往生實錄」、「人生最大的一件事」、「地獄變相圖」、「山西小院」、「地藏經」等光碟。

四月底達智師父帶回一位蓮友,共同陪伴老人家五天,此舉除去老人家內心一顆大石頭(兄弟姐妹如果不和將是父母心中永遠的痛),猶記得她們離去前一天,早上09:20分,大家在客廳52吋大電視前聽華嚴經,關掉聲音,由這位蓮友跟著銀幕上老法師講經,逐字逐句同步翻譯成台語。一小時後每人提出一句,剛剛聽到能對治自己毛病習氣,最有用的一句話互相分享,這真是一次有親情溫馨,同時又有靈性提昇的一次聚會,真令人難忘。當天下午,大家陪同老人家第一次到華藏淨宗學會宜蘭念佛堂念佛二支香,後在滴水坊吃晚餐時,在達智師父及蓮友面前說出以前對媽媽不好,有懺悔之意(開始悟出真正修行是修正自己錯誤的行為)。

前面這張遺照是3月19日所照之照片,老人家不滿意,因為左眼較小且怪怪的,我們開玩笑說:「相由心生,因為內心對人有大小眼,才會如此,不過没關係,用功一段時間,再去照一次相,會更莊嚴。」其實老人家業障現前時,最明顯是二眼都如此怪怪的,後來理了小平頭,用功之後更能看破放下,往生前眼神真不一樣。

5月4日專程搭計程車到福園804廳參加華藏淨宗學會宜蘭念佛堂所主辦,曾師兄母親的告別式。回家後我們誠懇告訴老人家我們內心的苦衷:「我們辦過公公、婆婆、媽媽三場告別式,總覺得師父及蓮友恩情還不完;所以我們這一輩只把握臨終助念為主,已寫好遺囑,不辦告別式(因為勞師動眾,幾小時儀式後,即化為烏有),何況有些社會上名人都不辦告別式,尤其平時親友並不常往來,告別式勞師動眾…」;未等我們說完話,老人家很生氣說:「都不要辦!」。我們請老人家息怒,接著勸導老人家;「何不改為生前告別方式,趁現在您意識還清楚時,分批邀請一些您想念的親友及好鄰居一起聚餐,表達互相感恩的內心話,更有意義…。」老人家歡喜同意,且立刻連續二次道歉,終於了解我們的用心良苦。

可能因腳膝蓋關節退化,無法盤腿靜坐,不想去念佛。6月4日熱心的何貴師姐詳細告訴我們6月6日將在頭城海水浴場大放生,回家後勸導老人家何不參加放生,迴向冤親債主?且往生前自己做福德,分分自己得,6月5日老人家親送放生款到華藏淨宗學會宜蘭念佛堂,剛好碰到陳永煌總幹事,他開導老人家:「拿錢發心是福德不是功德,念佛才是如來第一弟子,中國人講五福臨門,最後一福是善終,想善終就要靠自己念佛來鍛鍊,想兒子,想孫子是障礙自己往生最粗的鋼索,要徹底放下,我們生生世世有許多兒子、孫子…,不只是這一世而已。曾師兄的媽媽,我們勸她來念佛,都不肯來,現在已往生並化成灰了」。聽了這段開示,老人家抬頭挺胸,信心有點恢復。

6月6日老人家參加放生,進行到一半,又趕去壯圍蓮友家助念,6月7日星期天回蘇澳,把家中郭姓王公神像請到張公廟及處理祖先牌位,暫住三星農舍,了卻老人家心中罣礙。當天先約了常給老人家溫馨關懷的老鄰居杜振西閤家,請他們參加生前告別聚餐,能滿老人家的心願,而且西子阿姨一聽,非常歡喜,滿口答應,但要等到天氣涼爽一點再辦,可惜老人家已往生,來不及跟大家生前告別。

老人家對於遺產,常因時因地因人而有不同的心願,我們勸他說,老法師言:「您心中只要有一條秘密,就不可能往生。」而您秘密這麼多,到臨終時候說不出話,就障礙往生;所以在六月中旬,請洪代書太太單獨與老人家談遺囑的法律常識。而後老人家口述共七條遺囑,由女婿寫初稿,再給老人家考慮二星期,等七月初再正式請洪代書去公證,以幫他放下對財物的罣礙。

日後又參加此蓮友6月12日及6月19日的頭七、二七及6月22日的告別式。

6月13日在華藏淨宗學會宜蘭念佛堂參加曾師兄母親作七,6月14日供了他累世冤親債主牌位,回家後非常安心;6月23日在家做了六十多顆桂圓發糕。6月24日到7月23日往生前這最後一個月真如戲劇般,回想起來百感交集,慚愧加上懊悔無地自容,希望大家不要重蹈我們的錯誤,並向老人家深深懺悔。

一年來的相處,我們摸透老人家如小孩般,有時「真」,有時「假」,真真假假讓我們常在五里霧中搞不清楚,平時正常,但只要有遠方孩子回來關懷,就臨時表現加重病情,博取孩子的關愛,長久下來,以為病情方面,老人家都演「假」的,其實最後一個月演「真」的,而我們卻是不相信…

6月24日星期三-6月25日星期五演出腰很痛,撐拐杖、假跌倒(坐在菜園磚塊上)呼喊家人來牽他,見我們老神在在不太理會他的表演,6月25日星期五黃昏要求打電話給台北媳婦說:「鳳惜,我快往生了!」當晩兒子下班立即從台北趕回,他躺在床上,見到兒子出現,馬上交待:「阿彌陀佛如果來帶我,後事你要幫忙。」嚇壞兒子了,我們安慰他「可能是假戲」,第二天清晨拿著內褲給兒子說:「我尿褲子!」,兒子也懷疑與事實不合,因尿壺就在旁邊。接著躺在兒子睡的床上,臉上顯出極痛苦的表情,兒子站在床邊不知所措,我們對他老人家曉以大義-「勿再演出「放羊的孩子」,勿讓兒子媳婦坐立不安,他們也需上班…」,他只閉著眼睛聽。

6月27日隨著兒子到台北市建成中醫醫院看病,把脈後,中醫師只說腰部要去檢查,並無開藥,只拿中藥貼布,當晚在兒子家,幾乎每二小時就喊兒子要尿尿,全家無法睡覺;離開台北前告訴媳婦說:「我可能要到養老院!」

6月28日星期日十點多由兒子載回農舍,表現腰痛加劇,喝完蔬果汁,告訴兒子:「看破了,我要到養老院」。以前閒聊,老人家常說他曾建議鄰居:「有人行動不便,被家人照顧,又不感恩家人,且搗蛋加重照顧者的心理負擔,最好送去養老院幾天,回來後,一定乖乖的。」想到老人家教別人這一招,我們就去跟他懇談:「您又跌倒又腰痛,連續二晚都讓孩子擔心害怕,無法入睡,又主動向兒子媳婦說要去養老院…」

吃完中餐,立即載老人家到鴻德養護院,當天入住,7月3日鴻德安排到員山榮民醫院看診,醫生說X光片呈現結果,腰部骨頭没事,腎功能不佳(我們認為可能因此而腳水腫),他喊腰痛要住院,醫生認為没此必要,只打一針止痛就回鴻德。7月4日我們去探望,聽服務人員轉述醫生的話,我們更確認老人家又在「放羊」,但他已開始坐輪椅,且有時推著輪椅走路運動。

7月5日趁著拿老人家所需物品去探望,他表現非常自在,想在鴻德住到往生,交待我們:「不需助念,草蓆隨便捲一捲,當天送到福園火化…」,我們告訴他生死事大,最好請教董事長,如果在此往生的話是否有助念場地及助念人員? 陳董事長說明有位開火車司機也在院內往生,若需助念,她可以請人專門助念。

7月11日星期六,小女兒閤家去探望,幫他添購薄的中長睡褲及內衣,女婿榮國更開車載鴻德董事長陳秀春女士,專程去採草藥水丁香,且女兒特別到坪林訂購最好的苦茶油,陳董事長不但親自熬煮草藥,舒緩下肢浮腫,而且親自幫老人家擦一種特製中藥藥膏。

7月12日我們帶老人家吩咐的日用品,及洗乾淨的海青,新的居士鞋去鴻德,老人家說海青不用,我們回答:「您不是想住到往生嗎?往生不穿海青,要穿什麼?」(真是仙拚仙,我們好似在跟老頑童鬥智),老人家說:「我昨天已當面問過陳董事長,往生助念事宜,但因耳朵較重聽,有些不清楚的地方,可問榮國」。

7月18日我們去探望,當著大家說:「我所有衣服統統布施」。(我內心訥悶,您冬天穿什麼?又在放羊…)正當我們在門口要結束探望時,女婿蹲下去勸他:「家裡大電視及一些聽經設備是您發心,為何不回家享用?」老人家終於軟化,點頭願意回家。

7月19日星期日一大早,兒子立即從台北再度趕回來辦離院手續,下午女婿想推輪椅帶他出去走走,老人家不好意思坐輪椅出去,女婿安慰道:「坐輪椅並不可恥,每一個人都可能會坐輪椅…」,沿路老人家一直講話没停,可見回家真的讓他安心歡喜。

7月20日星期一黃昏,業障現前,坐在輪椅上脫下內褲,說想尿尿找不到尿壺,臉部表情變的有點恐怖,不像平常的父親,當晚電請所有家人為父親懇求他的冤親債主勿阻礙父親往生。

7月21日星期二午餐在客廳吃到一半,另一半需人餵食;吃飯中告訴老人家,淨空老法師說:「臨終要捨得乾乾淨淨,才没業障」,結果他說:「我已統統放下,不想兒子,不想孫子,只求阿彌陀佛趕快來接我,六月中旬交待的遺囑也確定不再修改並願意將存款全捨…」,但我們先勸他發心放生,經過老人家授權,下午我們馬上去辦;下午03:00看護陳秀英女士開始來幫忙。

7月22日早上腳板水腫全消退,孫子問:「阿公吃什麼?讓脚部浮腫馬上消退?」我們回答:「或許是放生的功德吧!」早上十點請按摩師楊瑩怡幫老人家按摩全身,她告訴我們:「除了左腰喊痛其餘皮膚很好且有排氣」。下午三位蓮友來訪,和老人家一起看二十分鐘的蓮池海會念佛往生見聞記,達智師父勸老人家萬緣放下,並介紹西方極樂世界的殊勝。

7月22日晚餐只吃一個大鍋貼(孫子煎的)及少量麵線,晚上起來上三次廁所,前二次没有,第三次排少許,清晨四點多斷斷續續念佛,六點左右到七點半約九十分鐘,大聲念阿彌陀佛,不是用唱唸,而是用喊的,字字分明,除了喝水都没間斷,中氣十足,在庭園澆水的家人都聽的清清楚楚。07:30送早餐進去,他說:「不餓」,後來還是吃了一點稀飯,之後開始排便二-三次。便後,坐在便盆椅上洗澡洗頭時,只說:「我没力氣」,穿好衣服後推回到房裡,倚靠在便盆椅上於08:55分往生。

華藏淨宗學會宜蘭念佛堂同修張榮福師兄、張文政師兄、陳國立師兄及二位師姐立即趕來為老人家念佛及開示,並排班連續助念12小時。

結語

(一) 淨空老法師講經中常說:「聽經才能明理,念佛才能開智慧」。他常提到新加坡銀行家陳光別先生是生病在床上,聽經念佛,四年後預知時至往生。且提醒我們五欲六塵誘惑太大,稍不小心易墮落,真正修行,世緣要徹底放下,小型茅篷式修行道場,幾個同參道友就好,容易成就。想不到我們依此理念剛蓋好的農舍,因父親的小車禍而不得不萬緣放下,成為第一位正式入住的家人,剛開始他老人家有點不滿,後來慢慢習慣,更感恩因有我們兄弟姐妹認同,且全力配合才讓他老人家漸漸放下親情牽絆。

(二) 一年多的經歷到今天,才深深體會,老法師一句話-「時時是好時、日日是好日、人人是好人、事事是好事」;如果没有這場小車禍,老人家可能依然騎著野狼125機車,奔馳於蘇澳與三星之間,種菜、做環保,不能體會「但念無常」之理,難道小車禍也算是好事嗎?仔細思量,它幫助老人家真正萬緣放下,聽經念佛。

(三) 剛開始老人家聽經一小時聽下來常「不知所云」,所以多次重覆聽非常重要,老法師說:「聽一小時只要抓住其中一句話,是在提醒我自己的缺點,而認真改過;一天學一句,一年365句,這就是修行,否則聽再多經也没用,因為經是經,我還是依然故我..。」父親口才不錯,剛開始都認為那是說別人,不承認自己有過失,一段時間後,慢慢默認自己過失,到最後願意主動告訴我們他的過失,7月4日在眾孩子前懺悔,從小到大很會抓魚蝦,釣魚殺業很重,所以參加放生贖罪等事情。

(四) 華藏淨宗學會宜蘭念佛堂堅強的助念團隊,團隊成員的莊嚴念佛節奏,加上精闢的開示勸導,使得助念磁場特別殊勝。

(五) 此次老人家告別式訃聞上的地點,原來在802廳,就是想簡單,不勞師動眾,但回想老人家內心深切期望,有個熱熱鬧閙告別式的心願。且回顧老人家這一年多來,能忍受世俗的孤單寂寞(只有聖賢教育及佛號聲常侍左右),足見他老人家善根深厚。身體方面-車禍手肘痊癒後,腿膝關節有些退化,走路較慢,最後一、二個多月脚有水腫,狀況時好時壞,有點腰疼,飲食慢慢減量,最後二天雖較虛弱在床上用餐,但還能起床坐輪椅上廁所,算是身無大病苦;最後能大聲喊了足足90分鐘的「阿彌陀佛」,算是正念分明。

(六) 愚痴的我們,不敢確定老人家一定往生西方極樂世界,但淨身換衣服全身柔軟且無便穢、滿面笑容,可見他老人家一年來萬緣放下,念佛聽經的方向是正確的。老法師在「佛學問答」中回答同學:「真正念佛人在臨終前不會有四大分離的痛苦」。真的!父親臨終前洗好澡,穿好衣服,達智師父還想推老人家出去涼一涼,而想不到老人家在輪椅上,睜開最後一眼,看看達智師父即安詳捨報。

(七) 此寶貴的臨終經驗,我們怎能自私的因怕「欠人情」、「招惹名聞利養」而低調處理告別式?所以臨時改為804大禮廳,廣邀有緣親朋好友來分享老人家經驗,藉此在親朋好友前懺悔:最後一個月,老人家句句實話,而我們當他是「放羊」,連臨終前聽老人家大喊「阿彌陀佛」,我們以為有看護阿姨在旁邊照顧,所以都忙自己的事而没陪伴,真是不孝,懇請大家勿犯我們的錯誤。一般老人家都很客氣、內斂,晚輩需耐心、細心把他們心中罣礙之事解讀出來,一件一件及時幫忙處理好,萬一無法圓滿他們的心願時,也需坦誠向老人家告知清楚,不必迴避或粉飾太平。

(八) 以上報告,因在治喪期間,匆忙完成,加上才疏學淺,難免錯誤,懇請各位大德不吝指正,感恩大家來參加告別式及助念佛事,以此功德回向他老人家蓮品增上、華開見佛;並祝福大家身心健康、三學增上、無量光壽、阿彌陀佛!

 

蓮邦後記-盧楓冠-98.08.02

如果進到三星羅老師的農舍,會萬分讚嘆要何等的福報才能常住在此?環境清幽雅靜、空氣清新蟲鳴鳥叫、綠樹環繞花朵芬芳,後院還有一大片菜園栽植了健康養生的蔬果…但更難能可貴的是,要安住於此遠離塵囂並不容易,尤其没有電視報紙雜誌外來的紛擾,向內觀照自己的內心用功辦道,這才是最不容易的!

謝振源居士就是這樣的大福報者,兒女們的用心成就了他殊勝的道業,每日安排功課聽經聞法念佛,對治習氣改過修正,讓身、口、意更清淨柔軟,這也是所有眷屬修來的善因緣。

謝居士可以說是安詳捨報、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正念分明,十分感恩他的示現,讓我們知道專修可以成就、放下可以成就,更加證明阿彌陀佛的慈心悲願,當生即可仗佛慈力安樂解脫。

為了延續居士自然環保的遺願,貼心的蓮邦團隊以清平致富的主壇表現這個印象,白色燈籠上寫著淨空法師的法語、蘭花代表他的德行芬芳、竹子代表有節在外、鉢更表現出八大人覺經的第七覺悟…常念三衣瓦鉢法器,志願出家,守道清白,梵行高遠,慈悲一切…走道上的新鮮蓮花,是代表西方極樂世界的蓮花化生,離一切垢染,清淨莊嚴。

其女謝秀鳳居士更在守喪期間,除了早晚課誦念佛時間外,親自編纂其父往生前一年的修學及生活狀況記實,取名為「補鼎仔」,裡面詳實的記載著引導老人家學佛的過程及往生的瑞相,內容平實感人不粉飾,實為所有身為子女都該學習的課題,當天並將該書與餐盒同與來賓結緣,實可謂自利利他,冥陽二利,真為報親恩也。

24小時安心專線 0932-552151 / 0933-019144 徐仁勳師兄

宜蘭縣羅東鎮北成路2段27號 / 生命關懷 助唸引導 佛事諮詢 禮儀規劃

User Login